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哲学政法 >>苏轼书法审美观念浅论

苏轼书法审美观念浅论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3来源:网络

  摘 要:苏轼是我国文化艺术史上的全才,在诗词书画上成就都很高。于书法不仅技艺精湛,书法理论也颇有成就,包容性与独创性兼具,博而精。其中书法审美观念上的论述最能体现其书学思想的包容性。

  �关键词:形态的兼美;意态清劲
  �中图分类号:J292.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1)07-0000-01
  �
  苏轼是我国文化艺术史上的全才,于诗词、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而且在各方面都享有盛誉。在诗歌方面以文为诗,别开生面,如《说诗粹语》所指出的:“苏轼诗如‘天马脱羁,飞仙游戏,穷极变化,而适如意中之所欲出’”。他的诗是宋诗的突出代表,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在词作上,苏轼开豪放一派,扩大了词的题材,提高了词的艺术境界,在艺术上大胆创新。而且他在豪放之外不乏婉约的经典之作,后世把他与辛弃疾并称“苏辛”;绘画上简劲豪放,不拘泥守旧,提倡“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并明确提出“士人画”的概念等,为其后“文人画”的发展尊定了理论基础。在书法上注重创新,不践古人,是宋代“尚意”书风的先锋。同黄庭坚、米芾、蔡襄合称“宋四家”,且居其首。另外苏轼不光在书技上有很高成就,在书法理论上面也颇有造诣。本文拟从审美观念这一角度来谈,根据苏轼的具体作品及其书法品评来看他的书法审美观。
  �一、书体形态上的兼美:端庄流利、刚健婀娜
  �中国的书法艺术是人类精神文明创造中最富于深层历史文化含蕴的一种审美形式。在这个知觉领域里,方家仅凭一些简约无定的点画组合成一种别具一格的情感意味。但是因为人们的性情有别,审美角度不同以及书写功力的差异,在这些线条的组合构造中就产生了多种不同的美感,不同美感的产生也相应地传递着不同的审美思想。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大审美观,在这种观念影响之下的创作者又有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范式。从现存古代各朝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来看,晋崇尚萧散自然、飘逸流动的书风;唐则厚重大气,骨气与神韵并存;宋则尚意,主张书法要摹写个人情性,书以达吾心。杜甫曾在在《李潮八分小篆歌》中说:“苦县光和尚骨立,书贵瘦硬方通神。”(1)意在标举瘦劲的书风,书法只有写的清瘦、劲健才是具备神韵的好作品,仔细说来这是一种比较狭隘的书法审美观。多样化的世界应该允许存在不同形态的书法风格,不能以简单的瘦硬统之。后来苏轼对这一观点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异议,他在《孙莘老求墨妙亭诗》云:“杜陵评书贵瘦硬,此论未公吾不凭。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2)这不仅指出杜甫审美上的局限性,更明确提出自己的审美取向――书,瘦硬是美,肥壮也是美,短长肥瘦各其神态,赵飞燕的美不能为杨玉环取代,不该厚此失彼,应该彼此兼顾。他在《次韵子由论书》中更是将这种兼美的审美思想表露无遗:“貌妍容有颦,璧美何妨椭。端庄杂流利,刚健含婀娜。”(3)庄重敦朴而不失逸气,刚健清劲中不乏柔美。这是苏轼书法审美思想的典型代表。
  �在苏轼看来,一件好的作品应该包含多种风格,而且这些风格又不能界限分明、截然分开。而应该是此中有彼,比中有此,厚此薄彼就会失去那种包容无碍的浑融之美。
  �二、 书体意态上的清劲:天真自然、劲健清远
  �前边论述了苏轼兼美的书法观,他认为对书法的欣赏应该本着包容的态度,客观辩证的看待多种书风。那么具体到真实作品,在苏轼眼中什么样的才算是有价值的创作?苏轼一向把书法创作看作是生命形象的创造,因此其价值就应该体现在其作品的形象是否具有生命力。
  �苏轼在《论书》中曾说:“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缺一,不为成书也。”(4)他将书法的形象作为完整的生命形象来对待。也就是说他这是把书法当做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体现出整体和部分、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思想。其实他这段话不仅指出书法的性质,通过这段话我们还能知道苏轼对书法形态,意蕴的认识。“骨”“肉”实是就书法的形态而言,“神”“气”则侧重于书法作品体现出的含蕴不尽的意态。
  �宗白华在《中国书法艺术的性质》中曾指出:“中国的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次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5)要是把自然从艺术角度来解释的话也就是事物的本来面目,无做作不拘泥,不受法规和主观意识控制的一种状态。苏轼在书法的意态上则标举自然,而且讲究作品要体现出一种清远、劲健之态。何谓书法之意态,简言之即书法作品整体上呈现出的神韵。苏轼在《书黄子思诗集后》有言:“余尝论书,以为钟、王之迹,萧散简远,妙在笔墨之外。”(6)这也就是说苏轼极为推崇钟王的书法,崇尚魏晋萧散简远的书风。认为魏晋那种飘逸、幽远的书风含有无尽之意味。在《书唐氏六家后》又云:“永禅师书骨气深稳,体兼众妙,精能之至,反造疏淡。如观陶彭泽诗,初若散缓不收,反复不已,乃识其趣。”因为苏轼于书法标举自然之论,而陶渊明的诗歌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平淡自然,纯真朴厚,与苏轼在书法审美观点不谋而合。这里他用陶彭泽之诗来论书,表明苏轼的高明之处,触类旁通:诗与书在艺术特质上有共通之处:诗书本一律,天工与清新(《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其一)(7)。这个共通之处在苏轼看来就是讲究清新自然。
  �除了在书体意态上苏轼讲自然平淡之外,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书法作品体现出的清雄劲健之美。
  �在《和子由论书》中苏轼指出:“貌妍容有颦,璧美何妨椭。端庄杂流利,刚健含婀娜。”其中最后一句苏轼指出于众多审美形态中他所欣赏的一种刚健之风,是一种力度的美。另外在《题颜鲁公画赞》中又说:“颜鲁公生平写碑,唯东方画赞为清雄。字间栉比,而不失清远……”(8)苏轼对颜真卿的书法甚为推崇,所以从这也课清晰看出他对清雄这一书风的激赏。“清雄劲健”具体说来就是创作者所拿出的成品要饱含清新奔放的特点,“清”以钟、王为代表的魏晋书法为范式,“雄”以颜、柳为代表的唐代书法为典型。它们作为书法作品风格的形态都要求作品的表现形式与精神内涵高度的统一性。换一句话说就是,“清”与“雄”两种书法风格形态都真实地反映了作者的主体精神。苏轼所倡导的“尚意”书法,从审美风格的角度来讲,则以兼融晋、唐,“清”、“雄”合一为其形态特征,谓之“清雄”。
  �从以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苏轼在书法艺术的审美观念上是一种包容无碍的大书法观。提倡多样化书法形态的并存,并不厚此薄彼。而且在意态上推崇清新刚健之美。虽然他本人书法作品呈现的是肥厚敦朴之貌,但其筋骨却深含其中。苏轼就是这样以书家身份在自己亲自创作中总结出诸多精深的理论,并以此形成有宋一代的“尚意”书风,为后来人推崇不已。
  �
  �参考文献:
  �[1] 《钱注杜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10月第二版,第226页。
  �[2] 《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2年版 ,第372页。
  �[3] 同上 第210页。
  �[4] 《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183页。
  �[5] 宗白华《艺境》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383页。
  �[6] 《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124页。
  �[7] 《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2年版 ,第1525页。
  �[8] 《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177页。

上一篇:有一种力量叫父爱

下一篇:蝶变的都市文学